8
地址:东莞市塘厦镇科苑城青峰南路
电话:0769-86862222
传真:0769-86862222
邮箱:precious11@126.com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
太平洋战争中的贝里琉:被遗忘的地狱涿州翼德张
更新时间:2018-02-09

图:战场上的美军M4A2谢尔曼坦克和被其摧毁的日本坦克

在K连攻占了“点”后,急于夺回战略要地的中川州男不断派出部队发起反击。在接下来的30个小时里,日军向K连发起了4次冲击。英勇的海军陆战队员在缺少补给的情况下,在最危急的时刻甚至用徒手肉搏来抵御日本人的进攻。在最终迎来增援部队的时候,K连在“点”上已经伤亡了157人,只有18人还可以坚持战斗。

在战斗中,日军经常用精准的枪法射伤美军士兵,他们利用美国人“不丢下任何一人”的做法,在医疗兵或其他士兵抢救伤员的时候,集中火力进行攻击。日本人显然没有什么绅士做派,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尊严,不讲荣誉,只有生死。

在岛上,等待美军进攻的日本守备军队是从中国战场抽调而来的第十四师团第二联队的一万余名士兵,指挥官为中川州男大佐。第十四师团是二战前日本原有的十七个常备师团之一,师团长是井上贞卫中将。这支部队作为日军最精英的部队之一,最初为日俄战争而设立。

图:今天的贝里琉,仍然随处可见战争的遗迹

图:美军在滩头遭遇重大伤亡

1938年5月,在徐州会战中,第十四师团抢渡黄河,攻占菏泽,切断了陇海线,在完成对徐州的包围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徐州会战之后,中国军队为了延缓日军南下的脚步,在花园口炸开了黄河大坝。

第十四师团

膝盖受伤打着石膏的鲁佩图斯在这一天早晨9点50分从橙滩登岛,他所在的位置仍然处于日本人炮火的覆盖范围之内,不过和他的部队遭遇相比,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在北面,第一团K连仍然在“点”上坚守;在南面,第七团的陆战队员也在和碉堡中的日军做殊死战斗。

图:贝里琉登陆日作战情况

图:今天的贝里琉和战争中的贝里琉

就像尤金.斯莱奇在他的书中所说:“在贝里琉展开的生死战斗腐蚀了文明的表象,使我们每个人变得野蛮而狰狞。”

在第一天的战斗中,只有尤金.斯莱奇所在的第五团因为处于中部位置,距离两侧的侧翼火力较远,损失最小。他们从橙滩直接向机场挺进,途中遇到了中川州男派出的坦克部队反击,但是在美军的谢尔曼坦克的炮火面前,日军坦克不堪一击。最终,第五团由滩头前进了3公里,到达了机场南侧的区域,取得了登陆日最大的进展。

在第一陆战师身后,是由穆勒少将指挥的,被称为“野猫”的美军第81步兵师。他们首先攻占了距离贝里琉10公里的安加尔岛,由于那里只有一个大队的日本部队进行防守,所以很快便取得了胜利。在随后的时间里,他们作为预备队,等待支援在贝里琉的战斗。

第十四师团在贝里琉岛部署了步兵第二联队和海军第45基地警备特别陆战队,其余部队驻守主岛。日军吸取了在马里亚纳群岛失利的教训,征召了大批朝鲜和琉球的劳工修筑工事,依托于火山岩山峰修建了大量坚固地堡;积极备战训练,精心准备防御作战;在战术上,明令禁止自杀式&ldquo 万豪第3次道歉;万岁冲锋”,要求士兵坚守堡垒,同时安排了大量狙击手,力求利用最少的弹药消耗进行最大程度的杀伤。

为了弥补这场惨烈战役默默无闻的遗憾,2010年,HBO拍摄的10集电视剧《太平洋战争》用了3集的篇幅讲述了贝里琉的故事,剧情高度还原战场上的情景 万豪第3次道歉,带领观众身临其境地体验了这场战斗的残酷。

图:第一陆战团的雷蒙德.戴维斯少校和埃弗里特.波普上尉

图: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臂章上绣有“瓜达卡纳尔”字样,他们的指挥官是威廉.鲁佩图斯

图:贝里琉岛上的美国士兵的墓碑与日本军人的纪念碑

在白滩东北侧靠近海岸处,有一个被叫做“点”(the Point)的战略要地,日军在这里部署了包括47毫米火炮和20毫米机关炮的重火力,第一陆战团很快就陷入了密集的炮火之中,伤亡惨重。在最南侧,第七陆战团也遭遇了侧翼的火力袭击。日军的防御阵地深藏于地下,基本没有在前几天的炮轰中受到什么损失,他们的火力凶猛,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摧毁了美军60辆登陆艇。

美军把海滩划分为五个区域,最北面是白滩1和白滩2,由第一陆战团进攻;中间是橙滩1和橙滩2 花椒《百万赢家》携手支付宝开五福答题 集福攻略请收遗失过往txt,由第五陆战团进攻;最南侧第七陆战团负责的橙滩3。

到10月中旬,第一陆战师伤亡已达三分之一,整支部队疲惫不堪,无力再战。盖格将军把第一师全部撤离战场,陆军81师接替他们进行战斗。

放眼望去,这座原本郁郁葱葱的岛屿已经是一片焦土,轰炸过后,地面上确实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军事目标值得关注。岛上一片安静,鲁佩图斯判断,经过这样的狂轰滥炸,驻守在此的日本军队战斗力必然大减,他估计,自己的这支英雄部队,能在三到四天内拿下这座小岛。

海军陆战队不允许士兵记日记,在战斗中,斯莱奇用他随身携带的圣经的空白处进行记录,在战后,他根据记录和自己的记忆写成了战时回忆录,是研究太平洋战争重要的历史资料。

登陆后的第二天,美军迎来了战斗中的一个大问题——缺水。当天,热带岛屿贝里琉的气温达到摄氏46度,美军控制地区的唯一水源已被日军用尸体污染,不能饮用。士兵们只得在脱水与中暑的情况下坚持战斗。

图:贝里琉岛上的日军要塞

但这里却是太平洋战争中伤亡率最高的战斗发生的地方,美国国立陆战队部队博物馆将这场战役称为“陆战队在战争中最痛苦的一役”。在这场战斗之后,美军随即放弃了占领帕劳群岛的计划,转而将注意力放到了更加重要的目标上。

1944年10月3日,第8两栖牵引车大队在护送伤员的途中遭遇日军袭击,年仅18岁的理查德.克劳奇扑到即将引爆的手榴弹上,通过牺牲自己保护了战友。战后,他被追授荣誉勋章。

帕劳群岛并不位于美军的战略核心,进攻这里是为了策应菲律宾战役登陆莱特岛的作战计划。帕劳风景优美,地理位置重要,拥有条件非常好的深水良港,可以停靠大型舰队。自从一战后从德国手中接管帕劳之后,日本人便在这里修建了他们在南洋最大的机场和全面的配套设施。

第十四师团由身经百战的老兵组成,步兵单位全部是从中国直接抽调而来,基本没有新动员兵加入,因此战斗力极强。帕劳群岛粮食、淡水储备充足,虽然武器弹药只有半个会战份,但是士兵枪法精准,准备充分,战前预计能够与美军进行两到三个月的消耗战。

图:美军登陆时的照片

在登陆作战伤亡惨重的情况下,81步兵师的两个团准备支援战斗,却被鲁佩图斯阻止,因为他坚持认为,攻占贝里琉的光荣一定是属于陆战队的。

D-Day

从登陆后第四天开始,美军就已经利用贝里琉的机场进行飞机起降。在机场北侧仍然没有被完全控制的情况下,美军飞行员甚至可以在飞机起飞和降落时用手枪对日本士兵进行射击。

贝里琉,这个帕劳群岛西南端的小岛,如果不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经发生了如此惨烈的一场战斗,恐怕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个地方。但是即便是这场战斗,也没有让这个小岛名扬天下,人们说起太平洋战争,会从珍珠港开始计数,经历珊瑚海、中途岛、瓜达卡纳尔、菲律宾和莱特湾、硫磺岛、冲绳,最后到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和这些气势恢宏的战役或历史书上大书特书的战略转折相比,贝里琉岛的战斗就像是巨人身边的小矮人,很容易就被忽略掉了。

图:《太平洋战争》第5到7集真实还原了贝里琉战役的残酷和胶着

在正面进攻无法取得突破的情况下,普勒命令3营K连连长乔治.亨特上尉指挥K连从侧翼对“点”发起攻击。由于在登陆时失去了大量重型武器,K连的进攻十分吃力,他们在敌人的交叉火力中战斗了超过两个小时,终于取得了突破。中尉威廉.威利斯扔出了一个烟雾弹,遮挡了日军的视线。在烟雾的掩护下,下士亨利.安德森将手榴弹扔到了碉堡里,手榴弹引爆了47毫米炮弹,守在洞穴内的日军士兵被迫逃出,结果被守在门口的海军陆战队士兵射杀。

为什么是贝里琉

夺取机场

这场战役让美国人领教了日本精锐师团的战斗力,也让美国人第一次明白了在精心布置的防御工事里,太平洋的岛屿能够变得多么可怕。从贝里琉到硫磺岛再到冲绳岛,随着美军距离日本本土越来越近,他们面对的抵抗越来越彻底,战斗也变得越来越野蛮,让美军统帅充分认识到夺岛作战可能带来的巨大伤亡,这对美军的战略决策产生了重要影响。

被遗忘的战役

如今在贝里琉,战争的痕迹仍然随处可见,深绿色长满青苔的炮管,倾覆的坦克,以及士兵们的墓碑至今还在为我们警示战争的残酷。虽然这场战斗在任何史书中都无法占据太多的篇章,但对于那些在此阵亡的士兵而言,这就是整个世界的尽头。今天,仍然躺在贝里琉的遗骨们时刻提醒着我们,地狱曾经近在身旁。

血腥鼻头角

图:日军要塞平面图

在这片不大的区域里,美军与日军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日军士兵会在夜间摸到美军休息的伞兵坑中进行偷袭,迫使美军规定每个伞兵坑中必须至少有两名士兵,其中一人放哨,一人休息。

1943至1944年,在太平洋战场压力骤增的情况下,为巩固绝对国防圈,日本开始抽调中国部队对太平洋进行支援。1944年初,第十四师团在满洲接到命令,接受轻装化改造,转调帕劳群岛进行守备。1944年4月,这支在历史上未尝败绩的日本部队抵达帕劳。

图:岛上被俘的日军多数为朝鲜和冲绳劳工

虽然遭遇了重大伤亡,但鲁佩图斯仍然相信能够很快取得胜利,因为第一天的战斗已经突破了日军防线的外围,他的部队已经达到了机场边缘,距离夺取机场只有一步之遥了。

本文作者:葛晓笛

“点”上的战斗非常惨烈,第一团的伤亡非常惨重,所有能打仗的人都派上了战场,包括全部指挥人员和超过100名工程兵。“点”上的重武器对他们的压制十分猛烈,团长刘易斯.普勒刚刚登陆,他所乘坐的登陆艇就遭到了直接炮击,情势十分危急。

贝里琉战役就此结束。

今天,贝里琉岛已经恢复了热带岛屿天堂般的景象,太平洋的海水环绕着绿草如茵、树木繁茂的岛屿。帕劳群岛被称为潜水的圣地,深切海底的海中断裂、清澈湛蓝的海水和繁盛的海洋生物群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度假观光。

贝里琉的战略价值也一直为人们所怀疑,这场战斗开始之前,哈尔西就一直反对攻击这个帕劳群岛的计划,在经历了如此惨痛的损失后,更有多人批评这座岛屿并不值得用这么多士兵的生命去占领。1944年下半年,日本已经没有足够的空中力量来对美军的行动进行威胁,而占领该岛后,美国人也从来没有使用贝里琉的机场来进行支援作战。

1944年9月12日至14日,杰西.奥登道夫指挥他的27艘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以及8艘航母上起飞的飞机,将四千发炮弹、炸弹和7万发子弹全部倾泻在了一个只有13平方公里的、叫做贝里琉的小岛上。完成这项任务后,奥登道夫对指挥登陆作战的第一陆战师师长鲁佩图斯说,“再找不到什么可以轰炸的目标了”。

斯莱奇所在的第五团向日军机场的防御阵线发起进攻,在通过空旷的机场过程中,美军士兵完全暴露在日军重火力之中,尤其是来自北方高地的炮击,造成了非常惨重的伤亡。占领机场后,他们把战线一直推进到贝里琉岛的东海岸,分割了南部阻挡第七团的日本部队。

图:帕劳群岛的位置,西南角为贝里琉岛

在战役开始之时,鲁佩图斯预测他们将会用三天到四天的时间拿下这座岛屿,而与此同时,史上最大规模的海战莱特湾战役即将打响,史上最大规模的空降兵作战市场花园行动正在荷兰进行,因此关注和参与这场战役的新闻记者寥寥无几。

他完全错了。

在贝里琉,美国第一陆战师伤亡6500人以上,占全师三分之一,导致这支王牌部队缺席了太平洋战争随后的战斗;第八十一步兵师伤亡超过3000人;日本第十四师团第二联队全军覆没,死亡人数在10000人以上。美军原计划1个月内攻占整个帕劳群岛,却在贝里琉一个岛上就用掉了3个月的时间。甚至到了1947年,仍然有残存在山洞中的日本兵拒绝投降。

9月15日一天,美国海军陆战队遭受了1100人以上的伤亡,其中阵亡200余人,900多人受伤。除第五团挺进3公里外,南侧的第七团也向内陆前进了1公里,但是北侧的第一团因为遭遇“点”的火力压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图:驻守贝里琉的第二联队队长中川州男大佐

图:“野猫”第81步兵师和指挥官保罗.穆勒

地狱就在我们身旁

第十四师团被称为宇都宫师团,早在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就作为关东军的一部分驻扎在中国东北,曾经参与了1931年的一二八事变。在卢沟桥事变后,该师团在土肥原贤二的指挥下入侵华北,参与了保定会战、太原会战。

在登陆的士兵中,有一位叫做尤金.斯莱奇的新兵。他来自阿拉巴马州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在当地德高望重的医生。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本希望和好友西德尼.菲利普一起参军,但因为身体原因错失了机会。养好身体的斯莱奇于1942年5月高中毕业,他原本已经被马里恩军事学院录取,但为了不错过战争,他选择了直接加入海军陆战队,被分配到第一师第五团第三营K连,成为了一名迫击炮手。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贝里琉:被遗忘的地狱

日本人宁可自杀也不投降,这让美国人深感不解和无奈。“他们为什么不投降?”在电视剧《太平洋战争》中,美国士兵多次问出这个问题,这或许代表了两个人种在交锋时对于战争、国家与生命本质思考的不同。被俘虏的日军大多数是被征发而来的朝鲜和冲绳劳工,他们中有一部分人躲在山洞之中逃过了死亡。

在鲁佩图斯“全面进攻”的命令下,第一团在鼻头角血战不停,伤亡惨重。其中最血腥的战斗发生在第100号山头,第一团在雷蒙德.戴维斯少校率领下攻击,在6天的战斗中,他们付出了71%的伤亡率,却仍然没有取得胜利。埃弗里特.波普上尉率领第一营的90名战士攻击山头,但当他到达顶峰时却发现面前还有另一座更高的山峰被日军占领。在敌人从上到下的火力面前,他们坚守了一夜阵地,至第二天清晨下撤时,只有9人生还。

美军用了七天时间彻底消灭了岛屿南部的日本防御力量,9月23日,他们实际上已经完成了贝里琉战斗最主要的战略目的——占领机场。但是,在贝里琉北部狭长的火山岩山地中,中川州男和他剩下的部队还在坚守着阵地。要控制整个岛屿,他们还需要摧毁日本人最后的防御。

在鼻头角的战斗艰苦而漫长,“僵持”计划不幸一语成谶。在最初的200个小时时间里,海军陆战队有将近1700人伤亡。9月21日,第3两栖军司令罗伊.盖格将军再也无法忍受鲁佩图斯的固执,决定派出第81步兵师前来增援。9月23日后,结束了南部战斗的第七和第五陆战团也加入了战斗。

1944年9月12日,杰西.奥登道夫少将率领第七舰队的一支特遣舰队驶入帕劳群岛海域开始对岸炮击,贝里琉的战斗就此打响。

10月20日,美军将开始在莱特湾进行登陆,夺取帕劳将为在菲律宾的登陆部队解决右翼的隐患。

美军的作战计划代号“僵持2号”,这一计划在雏形阶段便遭到了反对。第三舰队司令哈尔西上将根据空中侦察的结果得出结论,认为整个帕劳群岛和菲律宾群岛的空中力量都不足为惧,与其浪费精力、分散兵力去夺取帕劳,不如集中力量,一举解放菲律宾。但是为确保万全,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还是做出了维持原计划不变的决定。

贝里琉战役是尤金·斯莱奇参加的第一场战斗,当时他就在登陆艇中。他在日记中写到:“我全身直冒冷汗,在密集的炮火中,情势非常紧张。我的胃开始绞痛,喉咙无法说话,只能勉强吞咽口水。我的两腿发软,只能无力地倚靠着登陆装甲车。眼前溅起巨大的水花,登陆艇逐渐接近滩涂的礁石,整个海滩都陷入一片火海,伴随着浓密的黑烟,这座岛屿看上去更像是一座海中正在喷发的火山。我们仿佛正在被卷入燃烧的无尽深渊,对许多人来说,这就是人生的终点。”

执行攻击贝里琉岛的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这支部队是经历了瓜达卡纳尔战役历练的一支王牌部队,由鲁佩图斯少将指挥。

在“点”上稳住阵脚之后,刘易斯.普勒的第一团向北进入山地的口袋之中,这片南北长1公里,东西宽400米,高度100至300米的狭长区域被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员命名为“血腥鼻头角”。

1944年9月15日清晨5点30分,“僵持2号”计划正式启动,海军的战舰开始炮击贝里琉海滩。7点50分,三个陆战队团的士兵登上登陆艇,向贝里琉岛的沙滩挺进。抢滩登陆的位置没有太多悬念,整个岛屿面积不大,北部海岸完全暴露在高地火力之下,东部海岸则遍布泥泞的沼泽,只有西边靠近机场的狭长地带是登陆的理想区域,在那里,日本人已经严阵以待,誓死战斗到最后一刻。

帕劳群岛位于西太平洋日本防御内圈的外围,西距莱特湾1000公里,在麦克阿瑟进攻菲律宾的计划里,这里是一根必须要被拔除的刺,因为它的机场可以威胁到美军在菲律宾的作战。

血腥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1月24日,在战役的第71天,日军守卫部队弹尽粮绝,中川州男宣布“剑已断,矛已无”,随后焚烧了军旗和军服,切腹自杀。贝里琉岛日军守备司令部向向日军大本营发出电报“樱花樱花”,表示玉碎决心,最后55名残兵对美军发起万岁冲锋。

美军使用短程火炮轰击山崖,用改良版具有更远射程的火焰喷射器一个接一个地清扫洞穴,推土机不停地开路,轰炸机不断投放高爆炸弹和燃烧弹。战斗在每一寸土地上进行,美军一米又一米的艰难推进,日军则一寸又一寸的顽强防守。

图:贝里琉岛登陆作战

在麦克阿瑟的计划里,美军将于1944年9月15日登陆贝里琉,攻占那里的机场,随后在一个月内控制整个帕劳群岛。美国人认为,日军的装备很差,部队人数也不多,取得胜利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1944年初在马里亚纳群岛取得的辉煌胜利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也让他们对日军的战斗力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轻视。

贝里琉岛位于帕劳主岛巴伯尔达奥布岛西南50公里,帕劳群岛的两座大型航空基地分别就在这两座岛屿上。在美军的作战计划中,贝里琉的登陆作战将于1944年9月15日开始,预计于10月15日攻占整个帕劳群岛。

版权所有:东莞思乐名木有限公司